第166章 我有办法【2】(1 / 1)

第一次爆发,以后这样的次数还会有很多,还会越来越频繁……他不敢想像若是世人得知华鸣也是厄难之体,是否还会让华鸣继续活着!“凤姑娘,你可否有办法?”

晏长老心中一揪,不由询问出口,但是当他看到凤玦那青涩稚嫩的脸庞,顿时又自嘲的笑了下,他也是傻了,竟然着急之下开口询问一个才十五岁的小丫头。连他这个活了一百多岁的老头子都没有办法,凤玦又怎么可能有办法呢?“虽然我目前不能彻底解决厄难之体,但可以想办法压制。”

就在晏长老失望又忧心的时候,少女清脆如铃的声音缓缓在空气中响起,清淡如水,却又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魔力。晏长老蓦然抬起头来,看向凤玦:“当真?”

凤玦点头:“想来晏公子昨晚便是第一次爆发厄难之体,此后他每到月圆之夜,便会爆发,故而,若想压制其身上的毒性,他必须跟在我身边。”

晏长老想也没想的点头:“没问题!以后便让他跟着你,保护你的安危!”

这种机会,他求之不得!正愁不知道怎么让凤玦收留他这个没出息的孙儿,没想到凤玦却是主动开口了。凤玦点头:“恩。三日后我要离开,回清风城,便让他我随一起。另外,还需晏长老你准备一些药材。”

晏长老道:“凤姑娘需要什么药材尽管开口便是,灵山圣殿屹立几千年,就算是珍稀灵草,也有不少。”

凤玦摇头:“不需要多珍稀的灵草,你只需备齐这几种药草便可,血曼陀、紫荆根、腐心草、蚀魂草、绿蛛血液、黑熊胆……”随着凤玦每报出一个药材名,晏长老的眼皮便不由主的抖动一下:“凤姑娘,据我所知这些可都是毒草啊,而且剧毒无比!”

凤玦点头:“不错,这些确实是毒草,只有以毒攻毒,再配上我凤氏一族独门的阴阳十三针,方可暂时扼制住晏公子的厄难之体。”

晏长老略微思索了一会便点头答应:“好!那我现在就去准备,必定会在你们离开之前将这些药材都备齐。”

虽然凤玦年纪不大,却能知道厄难之体,并且能有扼制的办法,由此可见她所说的并没有假,况且昨晚她确实也扼制住了华鸣的厄难之体,既如此便是信上凤玦一回又如何?如今也寻不到更好的办法,不是吗?他寻遍天下医师,几乎都束手无策,唯有凤玦和她的灵狐可以。他也只有相信凤玦!晏长老的动作很快,在第三日便收集好了所有药材,用储物袋装好亲自交到了凤玦的手上。凤玦用神识一扫,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讶异,因为这储物袋中除了那些毒草之外,晏长老还准备了不少的珍稀药材,一品丹药,二品丹药,三品丹药都准备了一些,还有一些灵石、金币等。晏长老笑道:“小小礼物,不成敬意。相比华鸣的性命而已,这些东西都不值得一提。”

凤玦没有再推辞,将储物袋收了起来:“晏长老如此信任,我定竭尽所能。”

与此同时,晏长老也派了各弟子挨个向那些宗门、家族传信,说是事情已查清楚了,仙瑶宫的乐秋颖在与鬼千噬对战的时候,不小心沾染的鬼气,而诸位前来灵山圣殿的人,也都正常,并没有携带鬼气,于是放大家下山。上灵山圣殿的时候,有飞船迎接,下山的时候,灵山圣殿自是也安排了飞船,送大家下山。大家再一次聚集到白玉广场上,晏长老先是说了一套客气的说辞之后,而后笑意盈盈的看向凤玦道:“凤姑娘,不知你可愿意留在我灵山圣殿修炼?”

煞时,一道道羡慕的目光朝她望了过来。晏长老竟然发起了邀请?什么鬼?晏长老为什么会邀请凤玦这个废物留在灵山圣殿?而且还如此眉慈目善,一副极好说话的模样。沈言月心中的嫉妒别提有多旺盛了,自从留影石一事发生后,她明显得感觉到楚清辞对她的态度改变了许多,和她已经没有像以前那么亲近了!就连刘师姐和展师兄也对她清冷疏离了起来……还有仙瑶宫,玄冥宫的那些人,一个个见到她无不是指指点点,满脸嫌弃,她就像是一只破鞋,人人都恨不得踢得远远的,凭什么凤玦却可以得到灵山圣殿的青睐?逍遥宗队伍中,奚云修叹息着摇了摇头,可惜了凤玦这好的苗子,最后不是被他们逍遥宗吸纳,他自是不会想到凤玦会连灵山圣殿的邀请都拒绝。玄冥宫的长老听到晏长老的邀请同样愣了一下,这凤玦确实有过人之处,但也不至于让晏老这个家伙屈尊降贵的主动邀请吧?这到底怎么回事,他们怎么有些看不懂了?就是凤玦本人也是微微一怔,她抬头望向玉台之上的晏长老,声平气和的淡声回道:“承蒙晏长老厚爱,晚辈暂无入宗门的想法。”

哗!四下里一片寂静,诡异无声。晏长老放下身段邀请她,她居然还拒绝了?她知道她自己在做什么吗?这可是灵山圣殿啊!是星洲的四大宗门之首啊!她是疯了吧!别人挤破头都进不来,她倒好,不屑于进入宗门!这特么到底是她疯了,还是这个世界疯了?岂知被拒绝的晏长老也不气恼,笑道道:“是老夫冒昧了,事先应该询问凤姑娘一番,这样吧,凤姑娘以后若想入灵山圣殿修行,随时可以来,我灵山圣殿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。”

“如此便谢过晏长老了。”

凤玦拱手作揖,回了一礼,她心中却是有了一个想法。“柳师兄,你说大长老是不是疯了?”

云落一脸惊诧的瞪着眼睛,“先是圣子被凤玦这个废物蛊惑,现在就连大长老也被她蛊惑了?这个废物到底有什么好!”

柳飞白双眼轻轻眯起:“想来这凤姑娘定有什么过人之处,却是我们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