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场蓄谋以久的接近,变成了斩不断的缠绵欲念。他贪她,念她,醉情于她娇软的身体。她念他,喜他,沉迷于他健壮的腰肢。一场算计,一场深情。爱恨纠缠,全是孽缘。水深火热,皆是余罪。怒意缠绵的夜,他掐着她脖颈:以后,我们互不相欠。她带着绝望,转身离开,却发现自己有了身孕。孩子是他的,牵挂是她的。欠下的债,总要还。他后悔了,离开她的每一天,都是煎熬:“求你,回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