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章 我买了墓园,足够埋你(1 / 1)

陆随低头,吻住她的唇。与此同时,把她乱摸的小手压在身侧,不许她乱动。她身体不好,不能乱来。可陆意给她注射的药物,真是该死的强劲!明明残留的毒素已经去除,但眼下却偏偏还能卷土重来。这也说明了,那药物的厉害之处。也怪不得当时,苏娅……能出那样的事。换了苏凉,她坚持的时间也就稍微比苏娅多一点,可如果时间再拉长一些,后果如何,陆随根本不敢去想!该死的陆意!那是他的弟弟吗?不!那是畜牲!一记长吻,压不住她体内的药效,反而更让她失控。没办法,医生又赶了过来,急匆匆再次救治,陆随拐着腿跟出去,整个人狼狈的靠在急救室外面的走廊上。一双手,握得死紧!“陆总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戈易问,对于这种事情,戈易也不好插手。陆随声音沙哑:“高宇呢?”

“高特助这几天也忙,他稍晚一点会过来。”

高宇是特助,能代他处理一些事情,但需要他签字的文件,他是无法作主的。陆随点头,在走廊坐了下来。早上七点钟,高宇到达医院,陆随脸色极冷,像是比冬日的寒雪还要更凉,但凡靠近,就能被冻死一样。高宇打起了十二分精神:“陆总?”

陆随想抽烟,摸了摸兜,又忍了下去:“公司给陆意的卡,全部停掉。”

“全部?”

高宇震惊,“这,先生跟夫人要是知道的话,会不会到公司来闹?”

“有本事,尽管闹。”

陆随冷笑,“一个杀人犯,还好意思包庇?”

啊这……是要来真的了。说实话,高宇早就觉得陆家二公子真是过分了。想想当年的苏娅苏小姐,那么可爱,酒窝也那么漂亮,最后却是一尸两命,死在了雨夜中。想想,是真可惜了。八点钟的时候,急救室的门打开了,苏凉情况转于平稳,再次被推进了病房,医生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:“陆先生,这种事情,需要报警吗?这位小姐的身体,受了大罪了。以后要好好保养的,要不然,对生育也有影响。”

中了那种药,还是被人注射的大剂量的药……几番挣扎之后,身体真的特别亏损。甚至连孩子都没了啊,怪可怜的。“谢谢医生,我会考虑的。”

陆随淡然的把人送走,却在医生关上房门的一刹那间,他猛的抓起桌上水杯,想要砸出去。又在看到苏凉那昏睡的小脸时,他深吸口气,又忍了下来。“陆意在哪间病房?”

陆随问,戈易道,“在楼下。”

春城医院的条件不错,VIP病房像是酒店一样。再加上陆家有钱,陆意的病房更是豪华。这才刚刚早上八点钟,他的病房里就来了不少的朋友,有李策,有陈格,有宋司宴。都是来探望伤情的。“兄弟,你受苦了。这,咱家哥哥也太狠了,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呢?”

李策拍着他的肩说。明着是同情,实则是在挑拨离间。宋司宴看他一眼,没吭声,陈格皱了皱眉,把提来的果篮放到一边:“好好养伤,别想太多。”

陆意阴沉着脸,他双腿被打断,整整半年都要坐轮椅的,陈格却让他别想太多?冷笑一声:“敢情断的不是你的腿!姓陈的,你安的什么心?”

早就看这个陈格不顺眼,做事唯唯诺诺,总是扯后腿。没准,就是他给陆随通风报的信,这才让陆随去地下室把苏凉救了走!要不然,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倒霉?“陆二少,我没这个意思。”

陈家不如陆家势大,惹不起,便只能忍下这口气,陈格说道,“抱歉,是我没考虑周全。”

看在他还算识趣的份上,陆意冷笑一声,把这口气压下了。转眼又看到赵虎没来。“姓赵的他人呢?小爷受这么大罪,他连面都不露?”

陆意不高兴了,宋司宴笑一声,“或许他忙吧,他那酒吧忙一晚上,大早上的有可能起不来。”

陆意还是不高兴,但看在宋司宴的面子上,也没说什么别的。“啧!你说说咱们哥们咋都这么惨呢!一个个的,就都拿那个小娘们没办法了?因为一个苏凉,咱兄弟俩,可是伤的伤,刀的刀啊……我都被他捅了,还打过耳光,那小表子,是真敢下狠手的。”

李策看了看情况,紧接着又说道,陈格不想听,但想到刚刚的事情,也不好在这个时候离开,硬是忍了下来。“那臭表子,等着我出院,我非弄死她不可!”

陆意狠声说,他是把苏凉恨上了。“你要弄死谁?”

房门打开,陆随慢慢的迈步进来,他手中没有拿任何东西,却是一身冷意,满目沉然。看着陆意的眼光,像是在看陌生人。陆意打小怕这个哥哥,眼下虽然被打断了腿,心里有气归有气,但依然还是怕啊!可是,那又怎么样!他腿都已经断了,他还要怎么样?这么一想,陆意眼尾瞬间拉出了血丝,咬着牙说道:“哥,你来是要跟我说什么吗?咱们是亲兄弟,你却能亲手打断我的腿!”

他的声音里有着恨意,但不多……咳,主要还是有点怕。宋司宴垂眸,心中暗骂就是个废物,表面上却是打着圆场:“陆总,你看小意都这样了,这事就也算了吧。毕竟,这事其实说起来,就是个误会。”

李策也转了风向,跟着说道:“是啊,随哥。都一起从小玩到大的兄弟,有什么误会过不去的?”

陈格没出声,只喊了声“随哥”,便站到了一边。陆随不说话,戈易跟了进来,他是退伍軍人,冷着脸的时候,一身气势,也挺吓人的。视线转一圈,戈易道:“各位公子少爷,没事的话,就先回去吧。今天的事,是我们陆总跟二少的家务事,就不方便几位旁听了。”

这是直接赶人。宋司宴跟李策对视一眼,两人点头:“那好,陆总,我们先走。”

陈格打了声招呼,也一起离开。病房里只剩了兄弟两人,陆随开门见山:“想死吗?当哥哥的,我也可以成全你。城西郊外,我刚买了一处墓园,埋你足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