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商会内讧(1 / 1)

镇上偏隅一角,灯火长久未灭。魏月怡和徐真真忙活到深夜,直到药膳成型,这才堪堪休息不过一个半个时辰,随意过一口凉水,二人搬运着半人高的大桶来到药铺大门前。白粥香气逼人不一会便将早早过来排队买药的百姓吸引过来。药铺不卖药,反过头来卖粥。这事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稀罕的。不少人驻足此处,抬着脑袋问:“这粥,要钱吗?”

此人话音落下。不少人的眼神眼巴巴的看去。是了,还有什么比一碗粥更能抚慰早上空荡荡的肚子。“不用钱,每个人都可以喝一碗,里面放了治疗痢疾和头晕的药材,每日一碗,可以更好的调理身体。”

“当真?可那些药材那么贵。”

说起不用钱,又能调养身体。百姓受宠若惊,细想下来,更不愿相信。“哪里贵了?这么多年不都是这个价吗?不过是有些没良心的药铺涨价,坑的就是你们手上的银子。”

“熬这几桶粥,我们店铺也花不了多少钱!”

说到贵,徐真真可有话说。魏月怡默默点头,倒也不好直接和人作对,装模作样的捂了捂徐真真的嘴,随后扭头过去招呼。“总归是为大家的身体,倒也不分轻贵的。”

另一边徐真真开始舀粥,百姓自觉的开始排队,消息一传十十传百,一整个上午,魏月怡药铺外面被堵的水泄不通。百姓省钱,姜如海便不能如愿。没有钱进账,他这心焦灼的如同在火上烤。“今天早上卖了多少?”

姜如海耸着袖子,时不时往外瞧。管家躲在阴影里,小心翼翼,生怕惹姜如海不快。“一早上,只有五两银子。”

“五两?”

姜如海气愤的重复,后槽牙快要咬碎。他这仓库里还堆着一批货,卖不出去他就得赔钱。心中估算下面,他是越发的站不住脚。后面直干脆叫来一批人,拿棍子拿棍子,拿斧头的拿斧头。“走,去把魏月怡的摊子给我掀了!”

不出一会,姜如海带着的人一脚将魏月怡跟前的白粥踢掉,白粥滚烫,差点惹人受伤。魏月怡躲了一脚,凝眉瞧着下方的粥水,实在心疼。后方没喝到粥的人气愤:“你什么意思?这东西怎么碍你的事了?”

“就碍我的事了!”

姜如海表情阴狠至极。可转念一想,这些百姓都是买药的,得罪他们,自己也得受罪。瞬间收拢表情,笑眯眯的拱着腰:“各位是误会我,我是瞧不惯魏月怡要害你们,这才特意前来的。”

“我要害他们?”

这是魏月怡听到的最大的笑话。她莫名来了兴趣,歪着脑袋,装作好奇的发问。“你且仔细说说,我一不要钱,二不要名,我也并非自吹自擂,可这世上能这么做的,说是菩萨也不为过吧!”

“就是呀!”

场上不少人应和。徐真真不想废话,只想打对方一顿,扭头要去找人。魏月怡却将她摁住:“宅子那边忙活的厉害,突然抽空出来,根本就没有人,别着急,姜如海不会再捣乱。”

“就这么点破药?再这么喝下去,十天半个月也不能好,等到那时候,还不是要在你那里买药。”

姜如海不曾察觉二人动静。依旧冷笑着应和。咻的一声,一团泥巴突然砸在姜如海的嘴中。他吓一跳,愤怒的吐出口中的脏物,怒气腾腾的大喊:“谁?到底是谁干的?”

魏月怡在他面前一脸无辜像。轻轻拍落手掌上的灰尘:“觉得你嘴脏,想让你洗洗。”

“真不好意思。”

“贱人。”

姜如海气的表情扭曲,大喊大叫。“我还没让你赔粥呢!你倒是好意思。”

魏月怡微微仰着脑袋,斜眼看向对方。“你赔我们的粥,你赔我们的粥。”

百姓瞬间起意,一哄而上,直接围了上去。姜如海倒也不急,又朝地上啐了几口,高抬起手,嗓子试图洪亮,却又因为其中中卡着东西数度咳嗽。好在并不影响:“这点粥水算个屁,你们来我的铺子买药,价格给你们降四成,我亏本给你们,各位觉得如何?”

话音落下,场上一片哗然。“当真?”

“不真你们砍了我的脑袋就是。”

姜如海信誓旦旦的说,随后得意的望向魏月怡。魏月怡垂眸懒得应答。而百姓这边,却是欢天喜地,如同捡到大便宜。姜如海那边一声令下,他们便全部随了去,原本喝粥的碗丢在地上,之前热闹的地方更是一片狼藉。“一群白眼狼,浪费我们的粥。”

徐真真气急,跺着脚骂。魏月怡淡定的收拾东西:“随他们去,照顾好咱们铺子里的病人就是,现在他已经降价,咱们这边也能轻松些。”

“你倒是心大,他收买这么多人心,将来若是生意比咱们好,你指不定上哪后悔去?”

徐真真埋怨了魏月怡一句。魏月怡冷笑,坚定的说:“自然不会。”

姜如海降价的消息一出,镇上的百姓再次拖着病身排起了延绵的长队商会。姜如海提着两大箱子的银子过来发放。在场的掌柜一个个喜不胜喜,对于姜如海的夸赞自然也毫不吝啬:“还是咱们姜掌柜能耐,快要变质的陈旧药材也能卖出这等高价,这谁也不敢想呀!”

姜如海表面平静的分着钱。心头的讥讽之意渐起.迟早有一天,他们得求着他要钱。这边一片热忱,商会大门突然被刘不言冷冷踢开。呵斥不带掩饰的声音扑面而来:“姜如海,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?这样品质的药材你竟然卖出这等高价?”

“趁人病要人命,作为一个药商,你如何做得出来?”

药商是能掌握一个人的命脉的。若是连药商都能随意涨价,欺压百姓。那这世道,才是要乱了在场的掌柜怕刘不言,拿钱的手收了收,躲到角落。姜如海抬头,眼中带着阴霾,放肆的冷笑。“一两银子也好,五两银子也罢,拿药材的百姓都没说什么,你倒是好,莫名其妙管这闲事。”

“咱们的刘会长,你这个手,是不是伸的太长了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