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薄斯衍,我求你(1 / 1)

“她人呢?!”

几天后,在到处都见不到江沐晚人之后,薄斯衍彻底怒了,气的大发雷霆。明月庭上下都笼罩在怒火之中。佣人们真是的很少见先生发这么大的火。大气都不敢出,一个个低着头,沉默缄言。听说是夫人差点杀了季小姐。当时季小姐都吐血了。先生大怒也正常。即便是吓得浑身都颤抖了,小晴还是说,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先生,夫人离开的时候,什么也没说。”

她才不会透露夫人的位置。小晴往旁边挪了一步,一颗戒指掉了出来。薄斯衍把东西捡起来,死死的握在手里。很明显,男人身上的气场越发的暴戾起来。空气似乎都被凝结了。结成了一层冰冷的霜。他就该把这东西上锁,然后把她的无名指给锁起来!!!“这……这是我打扫卫生时候找到的。”

小晴弱弱的解释道。听到这个回答,薄斯衍像是被抽干了力气,一瞬间胸腔里所有的怒火都变得无力,跌坐在沙发上。忽然,手机上来了一条信息。他打开看了看,只是那一眼。男人的黑眸深处燃烧起嫉妒的烈火。是非常明显的妒火。冰冷的唇抿成了一条线。直接把手机给摔了。四分五裂。行!江沐晚有本事你再也不要回来。否则,我一定……一定会让那个智障吃吃苦头。一周之后。江沐晚美滋滋的和齐墨骁一起回家。这次,他表现的非常好。登台就是王炸。他不怯场,也不用人教,似乎天生就该吃着碗饭。江沐晚让齐墨骁先回公司,她去工作室和袁沫宁商量一下版权合作的事情。她还未走出机场。面前出现了一群黑衣人。先把齐墨骁给围了起来。男孩稚嫩的眉眼微微凌厉,凝起几分杀意,似乎这是下意识的。随后,他又变得无辜起来。“薄……薄斯衍……”江沐晚看着那个缓缓朝着她走过来的人。带着狂躁的怒意。她这些天早就把那事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这才想起来,薄斯衍还在追杀她。江沐晚害怕的后退几步。但是想到齐墨骁,她还是直起了腰板。“你要对他做什么?季雪莹的事情,都是我不好,我知错了,我现在就可以给你,给季雪莹道歉,怎么说都行,你不要对他做什么!”

她满脸焦灼的对他说。薄斯衍唇边不由抿出一抹冷笑。平时要她服个软,简直就是痴心妄想,为了这个智障,就能这么轻易做到了。“那你就跪下给雪莹道歉吧。”

薄斯衍高高在上的说。现在他说什么,她都会答应,“可以,但是你不能伤害他,你快放了骁骁。”

这个回答并没有让薄斯衍的怒气缓和,反而让他的气都爆炸了。暴怒的拽起江沐晚的手腕,“江沐晚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!!”

“薄斯衍我求你,我只是没忍住才踹了季雪莹,是她先挑衅我的,真的,季雪莹的医药费都我出行不行?我求你别对骁骁做什么。”

“求我?”

薄斯衍努力笑着反问,用力板起江沐晚的脸,带着危险的气息,“如果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错的话,我今天就断了他一只手。”

听到这话,江沐晚直接就被吓住了,浑身冰冷,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是我没轻没重的,薄斯衍,这跟他没关系,你放了他,这都是我的错。”

“姐姐……”齐墨骁想说,不用这么讨好他。“你闭嘴!”

薄斯衍迅速来到齐墨骁的面前,一把掐住了齐墨骁的脖子。想到那些图片。薄斯衍就恨不能直接杀了他。江沐晚忙上去拦住他,掰着他坚硬的手臂,“薄斯衍!你疯了是吧?”

“是!!”

薄斯衍怒声吼道,粗鲁的抓起江沐晚的手腕,把人给拖走了。车都来不及进,江沐晚直接被他抵在了车身上。男人伸出手,江沐晚原以为他要打人。紧闭上了双眼。打就打吧,消气就行。可是腰上却被男人的双臂死死的困住,他埋在她的肩上,质问她,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为什么就这么走了?!”

江沐晚愣了愣。没反应过来。“为什么是和他?你明明知道的,你和沈辞谦在一起,我都会吃醋生气,更何况是他!!你把戒指丢下了,这么多天都不理会我,我找你,可你根本就不理我。江沐晚,你为什么每次面对我的时候,就那么笨,你的聪明和眼力见是不是都用别人身上了?你可以一眼看出来厉慕寒是装的,为什么看不出来齐墨骁是装的?”

“可是薄斯衍,你当时看我的眼神就是想杀了我。”

言下之意,我是为了逃开你的追杀。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那时不是故意的……这个我向你道歉好不好?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他又缠紧了她的腰,生怕她会逃,“我怕雪莹会死,真的,我真的只是怕她会死,没有其他的感情。江沐晚,我真的好生气。”

他把季雪莹匆匆送到医院,都来不及跟医生说季雪莹的情况,直接就回了明月庭。因为他后悔了。他知道自己失控了,他知道自己不该那样做。他应该知道的,如果季雪莹不主动找事,江沐晚不会动手的。那一瞬间,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。为什么要对江沐晚发脾气。“薄斯衍,你……说过的,不要让我自作多情。自从我们结婚以来,你永远都是向着季雪莹,你只在乎季雪莹开不开心,她好不好?你根本就不在乎我。”

“你一句不是故意的就好了吗?那不过是你下意识的反应,就是表明你有多在乎季雪莹,你生怕她出一点点的事。你对我那些占有欲,不过是因为那张结婚证,我是你妻子,即便你不爱我,甚至是讨厌我,也不允许我和别人过多亲近,因为有损你的脸面和尊严,对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