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 怪不到她头上(1 / 1)

纪江把检查单递给医生。指着上面“精子活力弱”几个字,问医生这是什么意思。医生扶了下眼镜。眼神在检查单和纪江身上不停打量,一脸同情。纪江心里浮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。医生斟酌着开口:“简单来说,就是你不能生。”

“不可能!”

纪江猛地拔高嗓门。他明明是个正常男人,搞那事的时候也一切正常。他怎么可能不能生!纪江皱着眉头问医生:“医生,你是不是搞错了?”

医生对纪江的反应,一点都不意外。毕竟面前这男同志,看起来年龄也不大,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。听到这个消息,接受不了很正常。医生苦口婆心的劝纪江接受现实。纪江一遍又一遍的跟医生确认。听到医生保证,检查结果不可能有问题后。他只觉得天旋地转,眼前一阵阵的发黑。过了好一会,纪江的手脚终于开始恢复知觉。纪江艰难的张开嘴,声音干涩的朝医生问道:“医生,会不会是我下面受了伤,所以才不能生。”

医生见面前这个男同志还不肯接受现实,叹了一口气。他重新解释道:“这位男同志,我刚才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。你这种情况,基本上都是先天的,跟其他的没关系。”

纪江突然发怒。他猛地站起来:“怎么没关系?你们医生说话,能不能负点责任!”

“我昨天受伤,今天就检查出来不能生,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?肯定是因为我下面被人打了,所以才生不出来!”

纪江突然大吼大叫,把周围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。医生见纪江表情癫狂,赶忙安抚:“这位同志你别急,你先坐下。你说的这个...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,只是这个可能比较小。”

医生怕面前这个男同志,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。只能顺着纪江的话往下说,希望能让他的情绪稳定下来。纪江不愿相信,他不能生,是自己的原因。现在从医生嘴里,听到自己不能生,有可能是因为被顾卫东打了后。他眼里闪过浓浓的恨意,将体检报告撕了个粉碎。......张桂花见儿子盯着自己,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,吓了一跳。张桂花担心的问道:“儿啊,你到底怎么了。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你跟妈说,妈帮你收拾他!”

张桂花的声音,把纪江从回忆中拉了出来。他咬了咬牙,摇头道:“没事,我去看看鱼。”

顾卫东害他不能生育。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。那些鱼,是他唯一的指望。等他翻身,他一定要顾卫东血债血偿!张桂花听到儿子提起鱼的事,有些心虚。她将手里的桶往身后藏了藏,干笑两声:“行,那你去看鱼,我先回家了。”

说完,张桂花赶忙快步离开。......顾卫东回屋继续拧螺丝,没一会又把衣服给脱了。沈绾红着脸,守在光膀子顾卫东旁边,看着他忙前忙后。最后按照顾卫东的吩咐,按下电源键。随着“滴”的一声,所有机床开始正常运转后。沈绾一脸惊喜:“修好了!”

顾卫东起身,擦了擦手上的机油:“这次应该没问题了。”

沈绾:“肯定没问题。”

说完,她赶忙拿起搭在一旁的衣服,催促顾卫东赶快把衣服给穿上。顾卫东慢悠悠的穿好衣服,关掉机器,跟沈绾一起回家。回家的路上,顾卫东瞥见不远处的纪江。纪江显然也看到了顾卫东。他站在树荫下,整个人缩在一片阴影当中,眼里是滔天的恨意。顾卫东那一棍子,害他不能生育,害他坠入深渊。顾卫东却跟没事人一样,跟本来属于他的女人,有说有笑。纪江拳头紧紧握住,恨不得冲出来跟顾卫东同归于尽。顾卫东将纪江眼里的恨意尽收眼底。他淡淡地瞥了纪江一眼,眼神里满是警告。纪江沸腾的血液突然一凉,不敢再上前一步。沈绾注意到顾卫东脚步变慢,随口问了一句:“怎么了?”

说完,沈绾朝顾卫东身旁看了看。顾卫东身体挪了挪,挡住沈绾的视线:“没什么,回家吧。”

沈绾“哦”了一声,跟顾卫东一起继续往前。留下纪江站在阴影当中。看着沈绾跟顾卫东的背影,脸色变了又变,最后一拳砸在树上。总有一天,他会翻身。他要让顾卫东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!......沈家老屋又重新传出机器的轰鸣声。顾卫东挣到钱,跑路不要沈绾的谣言,不攻自破。大队上的社员们,怪张桂花胡说八道。张桂花听到大家的指责,一脸尴尬。她梗着脖子反驳:“我怎么就胡说八道了?说不定顾卫东是钱花完了,在外面混不下去了,这才又回来了呢!”

社员们这次,是说什么也不相信张桂花的话了。有社员撇嘴道:“张桂花,得了吧,别在那瞎咧咧了。要我说,你就是嫉妒沈绾跟顾卫东日子过得好,所以整天在外面说人坏话。”

张桂花的小心思被戳中,一下子就急了。她大声反驳:“胡说八道,我嫉妒沈绾他们什么了?我家日子过得可不比顾家差!”

“我男人是大队长,我儿子养鱼马上就要赚大钱了,我用得着嫉妒他们!”

张桂花话音刚落。站在人群外的沈绾悠悠开口:“桂花婶子,可算找到你了。”

等大家都转过头来,沈绾笑眯眯说道:“我刚才路过你家鱼塘,看到你家鱼好像开始翻肚子了,你快去看看吧。”

沈绾之前看张桂花一直没反应,还以为自己那些话没奏效。直到今天,看到鱼塘里的鱼开始翻白肚子之后。沈绾一下子就笑了。张桂花这人,还真是不负众望,干了跟上辈子一样的蠢事。张桂花听到沈绾的话,眉头一皱:“你瞎说,我家鱼好端端的,怎么会翻肚子?”

沈绾耸了耸肩:“我也不知道,我就是看着好像不对,好心过来提醒。具体怎么回事,你自己去看看吧。”

纪家人为了那个鱼塘,可是废了大心血的。张桂花听沈绾说的煞有其事。也顾不得其他,赶忙往鱼塘的方向跑去。等张桂花赶到鱼塘的时候,一眼就看到纪江眼眶猩红的盯着鱼塘。张桂花赶忙扯了扯一旁儿子的袖子,问道:“儿子,这鱼不是之前还好好的吗,怎么突然就这样了?”

纪江对张桂花的提问恍若未闻。他站在原地,喃喃自语:“为什么会这样,明明饲养密度和饲料都是按专家说的来,为什么还会出问题?”

这批鱼要是出问题,他还怎么翻身?一旁的张桂花,听到儿子的话。电光火石之间,她突然反应过来。破口大骂:“沈绾这个贱人,她故意哄我多养点鱼,就是想让我家的鱼出问题!”

站在人群最外面看笑话的沈绾,见张桂花反应过来。无所谓的耸了耸肩,转身走了。就算张桂花反应过来,是自己在故意使坏,那又怎么样?自己当时就是随口一提。而且她还劝过张桂花,别听自己的,听专家的。张桂花自己脑袋犯浑,瞎搞一通。这可怪不到她头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