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楚婳恼羞成怒(1 / 1)

“打的就是你!”

楚婳当场就冷笑了一声,伸手指着林遇寒身边的那名鹅黄衣衫的少女,大声质问道:“林遇寒,你解释解释她是谁?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你林遇寒的未婚妻!”

林遇寒闻言面色一变。他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碰到楚婳,虽然他也没并未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,但是被她那指责的目光一看,竟然控制不住的产生了一种心虚来。可是这是楚婳啊!又不是楚盈!他怕什么!“楚婳!你真是粗鄙不堪!谁家女娘是你这样不讲道理的人?”

林遇寒脸色铁青的开口道:“我跟什么人在一起,用得着你来管么?你算我什么人?不过是退了婚的陌生人罢了!”

听了这话,旁边立刻便有人窃窃私语起来:“闹这么大阵仗,我还以为是来捉奸的,却原来根本就不是林公子的未婚妻啊?那这小姑娘闹什么?”

“大约是妒忌吧?或者心有不甘?”

“不过林公子说的对啊,这姑娘的确是有些粗鄙,真是可惜了跟在她身边的那个年轻英俊的公子啊,他是谁啊?怎的如此好看?”

楚婳听着这议论,是越来越跑偏,她有些无语的开口道:“林遇寒,你是跟我退婚了,可你不是跟我姐姐订婚了么!你一个有未婚妻的男人,结果却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跟别的女子拉拉扯扯,亲亲热热,你对的起我姐姐么?我那一巴掌就是代替我姐姐打的!”

说完跃跃欲试的还想要尝试。四周众人听到这里,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她就是楚婳。那个打断了护国公府二公子苏云牧,结果却走了狗屎运,被护国公世子谢云知看上的楚二小姐!不都说楚家两位姑娘因为之前退婚的事情不和么?如今看楚婳这毫不犹豫挺身而出,为自己姐姐讨还公道的架势,怕都是子虚乌有。如今倒要看看,这林公子如何反驳了。众人脸上都露出了看好戏的神色来。谢云知却是不动声色,一直都站在楚婳身边,虽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并未参与争吵,但是他的视线并不离开楚婳左右,更是做出了随时随地出手保护她的准备。林遇寒今日要是敢动手,他必然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!林遇寒听到楚婳的话,脸色黑如锅底一般。他正要开口解释,然而站在他身边的那名身穿鹅黄色衣衫的女子却上前一步,对着楚婳盈盈一拜,张口笑着解释道:“楚二小姐怕是误会了,我是林公子的妹妹,崔珍珍,并不是姑娘想的那样。”

“妹妹?林遇寒的妹妹,姓崔?”

楚婳闻言一个字都不相信,当场冷笑连连。崔珍珍有些尴尬的开口:“是表兄妹。”

“表兄妹啊?”

楚婳闻言恍然大悟的开口道:“原来你就是林遇寒口中的那个,借住在他府上好几年,一直都赖着不走的表妹啊?”

崔珍珍吃了一惊,脸上神情更加尴尬了。她不由回头看了林遇寒一眼。林遇寒脸黑如锅底,冷声开口解释:“她胡说八道的,你一个字都不要相信。”

他看向楚婳的目光里带着一股仇恨,但是在面对崔珍珍的时候,却是不由自主的柔和下来。楚婳将这一幕都看在眼里,心里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。要说这林遇寒与崔珍珍之间没有半点暧昧,打死她都不相信!但好在她已经与这人退了婚约,幸好,幸好。楚婳也冷下脸来,讽刺一笑道:“林遇寒,你大可以否认,但是今日在这梅林里赏花的人那么多!大家可都是亲眼看见了!你,跟你的表妹崔珍珍,亲亲热热的拉着小手,宛若情侣!这件事情, 你必须要给我们楚家一个交代!”

“交代?什么交代?你不要胡说八道!”

林遇寒听了这话,顿时急了,抬手就想打楚婳。刚刚楚婳给了他一巴掌,林遇寒可是睚眦必报的人,他能忍的了才怪!只可惜手掌才抬起来,就看见了一旁冷冰冰看着他的护国公世子谢云知,顿时那巴掌就僵住了。是打也不是,放下也不是,尴尬极了。谢云知上前一步,握住了楚婳的手,冷声开口:“不错,这有婚约的男子,还是要洁身自好一些,望林公子莫要再一意孤行了,该给人家解释就去解释,否则岂不是瞧不起武安伯府?本世子可不允许有人污蔑自己的岳家。”

“好自为之。”

说完,他便拉着楚婳走了。“抱歉,让你看到这样的画面。”

谢云知低头对着楚婳温柔道:“你还赏花么?要是觉得心情糟糕,不如我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?”

楚婳的心情也的确是有些糟糕。但是她道:“凭什么离开的人是你跟我?做错事的人是林遇寒好不好?应该走的人是他!”

说完,拉着林遇寒继续逛起了起来。林遇寒看她如此,微微一笑,倒也没说什么。果不其然,众目睽睽之下发生这样的事情,林遇寒待不下去了,他脸上顶着那个巴掌印,匆匆忙忙的带着他的表妹崔珍珍一起离开了。众人见没热闹可看,也都纷纷散了。但是楚婳粗鄙无礼的名声,因为这件事情,则更上一层楼。听着那些女子们议论纷纷的声音,谢云知好奇的问站在自己身边的楚婳:“……你,跟楚盈不是不和么?为何今日在这样的场合里,还为了他掌匡林遇寒?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名声?”

“我与楚盈不和,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。”

楚婳沉声开口道:“但是林遇寒,他当众带着别的女子卿卿我我,那打的就是武安伯府的脸面!毕竟所有人都知道他与我大姐姐定亲了,为了我们家的名声,我也绝对不能放任不管。”

“不对,你撒谎。”

谢云知的目光,仿佛看进了她的心底里去:“因为你心里面还在意他,对于当初被退婚的事情,心中还有怨恨,所以才会一见到他就想打他,而不是为了楚盈。”

“我……”楚婳无话可说,她有些恼羞成怒。这人怎么这样!连她心里面想什么都猜测的一清二楚,这太不好玩了!楚婳生气了。看着谢云知这张近在咫尺的笑脸,她不可抑制的产生一股怒意来,伸手将他一推,冷哼道:“不错!就是这样!我就是忘不了他!你跟我退婚啊!”

说完转身便走!